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58-2413-4013

    电子邮件

    68848864@qq.com
  • 期货频道APP

    随时掌握企业动态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期频微信公众号

马云自身难保,那说好的“相互保”呢?

发布时期:2020-11-17 19:39
阅读:343 回复:0
来自: 一点资讯 收藏 分享 邀请

  大家好,我是保镖B sir的助理莱斯利。  一盏茶的功夫,马云爸爸的蚂蚁金服就突然宣布终止上市,这似乎标志着监管部门对金融科技行业开响第一枪炮火!  就在人们关注,“花呗”、“借呗”会否迎来最严格监管 ...

  大家好,我是保镖B sir的助理莱斯利。

  一盏茶的功夫,马云爸爸的蚂蚁金服就突然宣布终止上市,这似乎标志着监管部门对金融科技行业开响第一枪炮火!

  就在人们关注,“花呗”、“借呗”会否迎来最严格监管时,有一个颇受大众喜爱的产品成为舆论焦点——那就是坐拥1亿多用户的“相互宝”

  提起“相互宝”,大家都会把它和保险联系在一起。可事实上,“相互宝”并不是保险。

  既然不是保险,为什么那么多人买?“相互宝”能提供哪些保障?它的运作模式是什么样?如果监管政策变了,“相互宝”还值得继续买吗?……

  今天,莱斯利就来给大家解答以上疑惑。

看起来,“相互宝”是这样的

  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老马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富商,在全国各地跑生意。有一天,他来到了一个村子,发现这个村子的人看不起病,一旦有人生病,这家人就得向全村的人筹钱去看病。老马从里面看到了商机。他向村里的人们承诺,只要他们每人每月交1块钱给他,并且支付给他一定的管理费,等到他们之中有人生病时,老马会用交的钱来给他们去治病,但是治病费越高,下个月每位村民交的钱就会越多。

  如此一来,村民们再也不用自己去筹钱了,而老马没有掏一分钱,手头上却多出了许多现钱,并且每个月还可以赚取管理费。

  故事有些简陋,但细思极恐:这可不就是“相互宝”吗?

  比这听起来更恐怖的是,截至2020年6月30日,“相互宝”拥有超过1亿多名活跃会员,也就是说,全中国每14个人中就有一位是加入了“相互宝”。可以说,身边人里,总有一个是你的“同村互助小伙伴”。

  上线短短一年半时间,“相互宝”凭什么吸引了什么多人呢?

  首先,相对于传统的保险产品来说,“相互宝”的门槛可谓是相当的低。只要没有患上过重症和轻症,即使存在一些良性结节等小问题,仍然可以投保。这也符合蚂蚁集团希望大家“尝尝鲜”的目标。

  另外,凭借支付宝这个强大的引流平台,近8亿活跃用户抵挡不住敲动指尖就能“对自己好一点”的超级便利,成功诱惑千千万万保险小白“入坑”。

  更重要的是,“相互宝”的加入成本极低,初期只要每个月几毛钱,一年几块钱这么便宜就能告别“保障裸奔”时代,何乐而不为呢?

  普遍来说,大家加入“相互宝”都是为了大病保障。“相互宝”提供4项互助计划,分别是“大病互助计划”、“慢性病人群防癌互助计划”、“老年防癌计划”和“公共交通意外互助计划”

  聪明的马大爷没告诉村民们,他是如何运营这些筹款来帮助生病的人。那么,这里莱斯利给大家剖析下“相互宝”的运营逻辑。

  正如“相互宝”的口号“一人有难,众人分摊”,假如参与“相互宝”的某位成员申请互助金,那么所有成员都将分摊这份互助金。

  这里的”互助金“相当于是保险的理赔金,是每期经审核、公式通过的所有患病成员申请的互助金总和。

  从成员角度来说,互助金的申请越少,或者参与产品的成员越多,都可以减少分摊的费用。然而,申请互助金的金额不可控制,并且可能随着成员人数的增加而增加。这表示,分摊费具有不稳定性,“相互宝”要么控制互助金金额,要么需要保证稳步上升的新加入成员人数。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互助金和成员人数如何变化,蚂蚁金服都会收取相等于每期互助金8%的管理费从这一点来看,发出的互助金越多,蚂蚁金服就能赚取更多的管理费,而这笔管理费由成员们分摊支付,又增加了分摊费用。

  在申领互助金时,成员可以在线上填写互助申请;同时提交身份证件、医院诊断书、其他证明等文件;然后等待蚂蚁金服委托的调查评估机构对案件进行审核;通过审核的案件会进行公示,每月7日、21日为公示日,公示日起3日内为案件公示期,成员可在公示期内对公示案件进行监督举报

原来,“相互宝”却是这样的

  缴纳一定费用,生病拿到一笔钱。这跟保险好像没啥差别,为什么还说相互宝不是保险呢?

  这就是蚂蚁鸡贼的地方,也是多数人都把它视作一枚有蚂蚁背书的保险产品的原因。

  仔细看看你就会发现,“相互宝”条款中这样一句话——“本计划不是保险,我们不承诺您能够获得确定的风险保障。”

  一瞬间,如同一巴掌打醒了众多成员们:原来“相互宝”并不是保险。

  相信大家一定很迷惑,“相互宝”以前不是叫“相互保”吗?没错,这可不是“曼德拉效应”,它就是改名了。改名的原因是,曾经参与这个项目的唯一一家保险公司退出了。失去了仅有的保险元素后,蚂蚁拿不出保险牌照,只能改名了。

  从“相互保”改为“相互宝”,该产品也从一款线上保险产品摇身一变为“基于互联网的互助计划”,换汤不换药,销售至今。

  这意味着,“相互宝”不受银保监会监管,公司治理、风险管理、内部控制、资本充足状况、偿付能力、经营行为和信息披露等都无需遵从银保监会的规定,细节而言,从核保、资管、疾病定义、理赔条件等与消费者切身相关的环节,“相互宝”都可以自己拿主意。

  “相互宝”听起来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是保险“与”不是保险”两条赛道间徘徊。但是马云说了:“创新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为未来担当,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

  这个代价会有多大,谁也说不准。大家想着,毕竟每个月也只交了几块钱,能出多大事呢?

  但是,几块钱也是钱呀,积少成多,几年下来这笔钱也能给自己配上一款正规的医疗险了。

  在“相互宝”还不是保险的大前提下,在此莱斯利为大家识别了三大风险。

风险一:门槛低,风险高,费用越来越贵

  前面提到,为了吸引更多人“尝鲜”,“相互宝”的准入门槛较低。

  从年龄上来看,国内一般重疾险投保年龄上限在55周岁至60周岁,但是“相互宝”的计划年龄上限多为60周岁,“老年防癌计划”年龄上限甚至高达69周岁。虽然只是延长了几年,但是根据国家癌症中心的报告显示,55岁以后癌症发病率增长趋势明显加快,如果许多被正规保险产品挡在门外的中老年人加入“相互宝”,势必会增加互助金需求。

(截图来自国家癌症中心2019年报告)

  从地域性来看,“相互宝”数据显示,1亿多成员中,三分之一来自县城及农村,三线城市及以下区域的成员占到整体的56%,成员数最多的十个省份中,中西部省份占了四席,分别为河南、四川、湖北、安徽。这表明,加入“相互宝”的成员经济收入、医疗条件、生活水平可能较低,越有提出互助金申请

  此外,从核保要求来看,“相互宝”也比一般重疾险产品宽松许多,“带病参加”的现象更多。比如,心脏疾病患者“已自愈或手术治愈满2年,且复查心脏超声完全正常的先心病”,可以加入计划;肝功能检查正常的乙肝小三阳患者,可以加入计划;不存在“结节边界不清晰、有点状强回声或微小钙化、血流丰富、颈部淋巴结肿大、TI-RADS分级4级或以上”的甲状腺结节患者,也可以加入计划。

(截图来自“相互宝”数据)

  但是,在一般重疾险产品中,以上患者基本都会遭遇拒保或除外承保、加费承保的决定。

  仔细想想,身边一位发过心脏病的王大哥,在家里休养两年后,和你一起加入“相互宝”,有了保障后的他,秉持着“人生得意须尽欢”原则,抽烟、喝酒更加肆无忌惮,结果又一次心脏病发作,作为互助小伙伴,你就需要为他分摊几块钱。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放宽条件是“相互宝”在2020年6月30日更新的《重症疾病互助健康要求V2版》中新加入的,这显示“相互宝”在进一步放宽准入条件。

  门开得更大了,涌入的人也更多了,其中高风险人群也可能更多。“相互宝”成员人数的增加,有利于降低成员平均分摊费用,也有利于形成有机的成员加入和退出循环。可是,在没有偿付能力评估和监督的情况下,如果互助金申请需求激增,相应的管理费也迅猛上升,最终这笔费用还是会转嫁到每一位成员身上,分摊费就贵起来。

  事实上,“相互宝”涨价已经是令众人肉疼的事实!

  有一位2019年上半年加入“相互宝”的成员吐槽,仅半年时间,自己的分摊费从0.02元涨到了3块多,涨幅近150倍

  莱斯利翻开自己的分摊明细,虽然每个月不超过10元钱,奶茶顶多只能买一杯“一点点”的波霸奶茶(参考价格10元)。可是分摊费从6月的每期3.96元到11月的4.83元,单短5个月,涨幅居然高达22%!贵到能买一杯大杯的波霸奶茶(参考价格21元)大概也只需要2年时间了。

  这就是“相互宝”的聪明之处,即使申领互助金的人多了,平台自己也不用掏钱,分摊费用全部转嫁给各个成员身上。正所谓,羊毛只出在羊身上,“相互宝”只是薅羊毛的人。

风险二:规则自己定,说话不算话

  除了价格越来越贵,成员们还可能悄咪咪就失去一些权益。

  “相互宝”在条款中标明:

  我们将保持计划的稳定、公平和可持续作为目标。如果参与本互助计划的人数过多、过少或风险状况不一致,或为保证成员权益和公平性,我们有权根据计划运行情况,对本计划进行调整,或将本计划拆分成若干个计划,或与其他计划进行合并。

  举例而言,年仅27岁的小芳,本来只加入“大病互助计划”, 但“相互宝”将“老年防癌计划”并入“大病互助计划”,小芳意识到“老年防癌计划”中高风险人群更多,互助金需求可能会增加,自己将背负更多分摊费用,因此感到不公平。即使这样她也投诉也没用,因为“相互宝”有权进行调整。

  另外,“相互宝”在去年12月,将轻症甲状腺癌和前列腺癌从保障范围内剔除,该作法也是令人咂舌。试想,因为有甲状腺良性结节的小芳,但奔着仍然有资格买到保障的念头,在去年11月加入 “相互宝”,一个月后竟得知甲状腺癌不保了,她会作何感想?

  莱斯利在上周的《从现在起,这些病不能赔了!》中提到,虽然银保监会将甲状腺癌降为轻症理赔,但是对于新规实行前签定的保单产品不会有影响,也就是只有2020年2月1日后的保险产品才会将甲状腺癌列为轻症。

  瞧,这就是有监管和没有监管的差别。

  另外,对于出现互助金申请的纠纷,由于没有监管部门对口管理,成员们也是投诉无门。

  公众号“呦呦鹿鸣”在《亲历:“相互宝”四宗罪,支付宝知情吗?》文章提到,有用户哭诉:“中间我打了保监会投诉电话,保监会说不属于商业保险,让打银监会电话,银监会又让打上海银监会电话,投诉的结果就是,转到支付宝。”

  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支付宝作为被投诉方,它能够如何调解纠纷,公平性不得而知了。

风险三:可以合并,可以解散

  “相互宝”总在强调自己不是保险,但它仍是一项长远的保障类投资,成员们看中的都是,未来如果真的需要帮助,“相互宝”还在不在手边?

  这和“保险公司会不会倒”这个问题类似。众所周知,按照我国《保险法》规定,保险公司解散、破产后,会有国家兜底。但“相互宝”就不会了。

  虽然马云常说,要把阿里做到102岁,但是“相互宝”不一定在长命计划里。“相互宝”在条款中标明,“当该计划成员数量小于324万时,我们有权根据规则主动终止或调整该计划”。

  随着互助金支出增加,成员可能会拒绝支付分摊费用,部分成员也会离开“相互宝”,成员数量减少是可以存在可能的。

  另外,蚂蚁集团的招股书的“风险披露”也提到,

  如相关政府部门出台网络互助监管规定且对相互宝的运营模式和流程施加更严 格的监管要求,我们将及时进行调整以满足该等监管要求。如因任何原因相互宝无法满足任何监管要求,不适合我们作为上市公司继续经营 时,且在我们决定剥离相互宝业务的情况下,自行或促使第三方承接相互宝。

  监管部门对保险类互助产品的要求,尚未明晰,到时候,蚂蚁集团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呢?会不会对现有成员有影响呢?“相互宝”会再变回“相互保”吗?产品会不会变得更好呢?……这些都还没有答案。

  说了这么风险,莱斯利还是想指出,“相互宝”作为一款互助保险计划,给国内带来了网络互助保险的新浪潮,它的积极作用依然值得肯定。

  在国外,国际网络互助平台(亦称P2P保险平台)运营模式已经运用广泛。据银保监会透露,国际P2P保险平台普遍以小范围熟人参与为主,保险标的多为小额产品,分布范围较为广泛,业务涉众风险及卷款潜逃风险都比较小,并且保险监管机构都介入监管。

  随着国内监管部门的重视,我们还能期待“相互宝”的蜕变。

  正如蚂蚁集团所说,几块钱就能买到保障的“相互宝”,的确提高了人们的保险意识,从几块钱开始,到几十块、几百块甚至上千元、上万元的保费投资习惯的形成,仍然对大众具有正面作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未知职业)-本文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343 0 2020-11-17 19:39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号

一手信息资讯权掌握尽在期货频道

滚动新闻
期货频道是中国最大的期货专业网站,期货市场报道、国内外期货品种交易行情报道量第一,期货投资者必看,专家阵容最强。
15824134013
关注我们
  • 访问移动手机版
  • 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期频 X3.4© 2001-2013 期频财经 Inc. 期货频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