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58-2413-4013

    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
  • 期货频道APP

    随时掌握企业动态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期频微信公众号

从税务局科员到身家百亿,金融男熊俊的财富自由之路

发布时期:2020-11-18 16:07
阅读:387 回复:0
来自: 一点资讯 收藏 分享 邀请

  在君实生物历史上,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几次与行业内其他企业的并购,但如果细追从前,君实生物的出现,其实是熊俊一手操作的结果。  文|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岩竹  · · ·  2015年4月22日,原中经开上海证 ...

  在君实生物历史上,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几次与行业内其他企业的并购,但如果细追从前,君实生物的出现,其实是熊俊一手操作的结果。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岩竹

  · · ·

  2015年4月22日,原中经开上海证券营业部总经理戴学民正在和朋友聚餐,一个同学看了看手机弹窗,对他说:“你上红通了。”

  还在喝酒划拳的戴学民感觉非常尴尬。

  饭局后,戴学民心神不宁地回到了合肥的海顿公馆小区,三天后的晚上,他被押解回南京市。

  就在前一个月,戴学民的前公司同事熊俊当上了君实生物董事长,同年12月完成了与众合医药的吸收合并。

  ▲来源:君实生物科创板上市招股说明书

  戴学民与熊俊在中经开应是缘悭一面,其在北京五洲大酒店门口遇刺后仓惶逃回南京,于1997年后离开中经开。熊俊则于1997年11月方才入职,是为后辈。

  而早在戴学民归案的三年之前,同样一度逃往国外、被指“赚了2亿多”的原中经开证券总部交易部经理桑会庆,在迎来不起诉的判决后,迫不及待地复出了。他一出手就收购了华谊集团下的华谊有限,即仁会生物的前身。

  ▲2014年仁会生物《公开转让说明书》

  冥冥中,流淌着中经开血液的两位大佬再度在资本市场交汇。

  熊俊,当年只是籍籍无名的业务经理;而仁会生物董事长桑会庆,早已是名噪一时的顶尖操盘手。

  可能江湖太小,也可能英雄所见略同,中经开出来的人,都瞄准了生物医药。

  而且套路也是惊人相似:

  ▲图片来源:读懂财经

  只不过这次,是熊俊的君实生物先被放到聚光灯下炙烤。

  1.

  / 不懂药的董事长 /

  君实生物是突然出圈的,11月12日,公众号“兽楼处”的《江湖就是人情世故》一发表即刷屏。上一次被“兽楼处”点名报道的长生生物,下场是退市。

  这两只股票还有非常相似的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企业经营管理的核心人员,居然都不是懂行的业内从业者。

  与长生生物类似,熊氏父子二人合计持有君实生物14.72%股份,以截至11月17日A股收盘价68.05元/股、港股40.70港元/股计算,二人身家逾92亿港元,与科创板上市当日相比直接腰斩。

  于是11月13日深夜,君实生物用近万字的公告,回复了监管机构的问询函。而关于熊氏父子的背景,却并无解释。至于有没有“人情世故”,既然上交所没问,自然也就不作答了。

  如果深究君实生物的历史,你会发现在这家公司成立初期,背后就有熊氏父子的身影。

  毫不夸张地说,熊氏父子投资进入这个产业,目的直指证券市场。

  在君实生物历史上,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几次与行业内其他企业的并购,但如果细追从前,君实生物的出现,其实是熊俊一手操作的结果。

  公开资料显示,熊俊的专业与生物医药八竿子打不着。根据招股书内容,他于1996年获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投资管理学士学位,后又于2007年获得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2011年,熊俊以投资人的身份进入了从事创新药研发的众合医药,经多次增资后成为了其实控人。

  这个时间节点是熊俊进入医药领域的开端,同时也意味着君实生物这盘大戏的开幕。

  三年前的2008年,众合医药成立,当时是由王永昌和马静共同创办,主营业务是检测试剂销售。一年后在新股东单继宽买下原来股东王永昌的股份后,众合医药实控人变为单继宽和马静夫妇。

  相关信息显示单继宽在医疗系统的影响力非常大,也正因为这个变动到2010年,单继宽夫妇领导众合医药开始申请国家级药物审批。

  拿到药物批文的众合医药,成了资本竞逐的香饽饽。

  而熊俊入主众合医药后,不甘寂寞的单继宽和技术负责人张卓兵跳出来创办了现在这个君实生物,主要业务做的就是单抗药物的研发。

  当时这个市场前景广阔,国内还没有相关制剂的生产,留给君实生物的是一个无法估量的历史空间。

  然后,也许是看中君实生物手上真正的“创新”,通过股份协议转让,很快熊凤祥、熊俊父子就成为君实生物实际控制人。

  对此,君实生物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表示:“随着公司业务的快速发展,公司JS001项目已经于2014年提交药物临床研究申请并获得受理,公司主要项目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向临床研究阶段过渡的关键时期,对资金实力和管理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实际控制人变更后,公司进行了第二轮私募融资,资本实力得到了极大提升。”

  简而言之,实控人变更是因为资金原因及第二轮私募融资。的确,君实生物新三板挂牌的前两轮私募融资均与熊俊密不可分。

  当然,在收购股份的当时,从两家公司研发的产品来看,众合医药有6个在研项目,其中5个是仿制药或者仿创药,只有1个项目是创新药,而君实生物拥有的6个在研项目全部都是创新药。

  熊俊虽然进入医疗市场比较晚,但能拿下审批的“创新药”比仿制药值钱这个道理他懂。

  一番操作后,合众医药和君实生物有了一个共同的“爸爸”。君实生物的实际控制人是熊凤祥、熊俊父子,众合医药的控股股东是熊俊。两家公司的董事长都是熊俊,并且众合医药部分股东也是君实生物的股东。

  2014年,熊俊率众合医药挂牌新三板。随后已在新三板挂牌的君实生物通过换股方式最终与众合医药合并,形成新的君实生物,熊俊也随之坐上君实生物董事长的位置。

  彼时,君实生物和众合医药分别以各自进展最快的研发产品PD-1单抗和TNF-α单抗作为相对估值的参考,并结合两家公司的财务状况以2:1的价值比对君实生物和众合医药进行估值。

  最终,以众合医药每股净资产作为众合医药的换股价,以众合医药的净资产×2为基准计算君实生物的换股价。

  自此君实生物开始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

  在熊俊的操作下,公司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2020年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当时还有媒体指出,这是一个不懂药的董事长,带领着一家新型药企上市的神话。

  ▲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熊俊出席上市仪式,来源:视觉中国

  有意思的是,2014年1月众合医药发布的股转说明书中有一段明确的表述,现在看显然把熊董事长的脸打得生疼。

  公告中表示:“除直接或间接持有众合医药股份外,公司实际控制人熊俊参股君实生物。随着各自业务的发展,上海君实未来可能与公司存在潜在的同业竞争。为避免与公司发生同业竞争行为,熊俊承诺不谋求君实生物的控制权。”

  2.

  / 出身投资基金的熊俊 /

  不得不说公务员出身的熊俊,眼光前卫。

  2001年8月的银广夏事件,让中经开直接猝死。而熊俊已经抢先一步,在中经开风雨飘摇之际跳槽信达,后又再离开,出资90万当起了房地产营销公司老板,中间还去客串了近一年的国联基金研究员。

  后来据说他的117名前同事们,约50人步其后尘去了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近40人随证券业务进入银河证券;除少数人因退休关系回到财政部外,其余二三十人则选择了“拿钱走人”,据透露这部分员工的平均一次性补偿金约6万元。

  ▲来源:天眼查

  2004年3月至2006年7月间,熊俊曾任国联基金管理公司研究员及基金经理助理。

  这其实意味着在这段时间熊俊会不停地加盟国联基金管理公司的各个项目组,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这些项目组查看项目撰写分析和研究报告。

  也许现在熊俊非常感谢那个时间段的经历,毕竟大量查看各种投资信息之后,在后期自己做投资决策的时候,有着非常明显的优势。

  也许是见多识广,也许跟自己的家庭出身有关系,在国联基金干了不到三年的时间,熊俊干脆出来自己搞了一家基金公司。毕竟,熊俊的背后其实是一堆老爸带来的叔伯资源。

  2007年,不甘寂寞的熊俊与杨玉东共同出资设立了上海宝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后来杨玉东退出,接盘方和控股方都变成了深鹏兴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据相关行业内人士表示,杨玉东是熊俊父亲很好的朋友,而且他跟一些广东的资本大佬有着深厚的关系。

  从时间线上来看,熊俊出资设立的这个宝盈资产针对的就是合众医药。因为这家投资管理公司成立之后的第1个项目,就是收购合众医药的相关股权。

  之后除了在医疗领域之外,熊俊几乎将公司的投资限定在了现代农业和新材料上。

  而2014年熊俊扶持君实生物在新三板发展的同时,还投资进入了另一家新三板公司四川华朴现代农业。

  天眼查信息显示,在持有四川华朴现代农业10%左右股权三年多的时间内,熊俊曾多次通过借款方式向这家公司注资。

  但由于这家公司经营不善,业绩萎缩,2017年熊俊就将手上这家公司的所有股票抛出。

  就在今年,凭借君实累积的身家,熊俊登上了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

  只是钱再多,可能也禁不住烧。他投资并最终控股的君实生物,也属于一个烧钱的黑洞。

  3.

  / 越亏股价越高?/

  表面上看,君实生物一直处于上升期,合并再加推出首款单抗药。但不得不说,盈利是这家公司的硬伤。从其财报很轻易地就可以看出,净利润每年都有大幅减少。

  2016年净利润是-1.31亿元,而到了2019年净利润则成了-7.44亿元。

  更让人吃惊的是其销售成本,财报显示,2016到2019年的销售成本分别是,594万元、515万元、26.7万元、9068万元。

  另外,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从2018年的4.21亿元猛增至2019年的9.52亿元。

  简单说,投资与回报完全不成正比,入不敷出非常严重。

  此外,公司2019年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2.21元,但总债务高达14.34亿元,中间的差额有两亿,亟待熊俊从资本市场融资填补。

  不过,搞科研,你们需要背景;搞钱,熊俊们的背景可是专业的。

  因此,外界报道君实生物从2013年至2018年12月已经历10轮融资,累计金额超48亿元就说得通了。若加上科创板的融资金额,君实生物从资本市场累计获得超75亿元。

  此外,君实生物受到外界普遍关注,主要因其核心产品JS001为国内首个获批的国产PD-1单抗。作为广谱抗癌药,PD-1在创新药中的影响力举足轻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该药研发重点时间点时发现,君实生物PD-1产品2015年12月获批进入临床试验,2018年12月便获批上市。

  据《21CBR》记者横向对比数款同类产品获批时效发现,同年申报产品中,默沙东的K药审评仅5个多月,君实与信达生物生物两家基本都在1年内。单从时间而言,君实产品的获批并非最快。

  值得注意的是,君实生物PD-1获批的适应症为“既往标准治疗失败后的局部进展或转移性黑色素瘤”,该适应症市场并不大。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分析,2019年中国黑色素瘤新发病人数为7563人,发病率较低,在2019年新发黑色素瘤病人中,既往标准治疗失败后的局部进展或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仅2400人,对应的市场规模较小。

  而君实生物PD-1产品的价格却并不便宜。根据报告显示,中国零售价为7200元/240mg,PAP后第一年费用为10.08万元。

  但就在每支药都卖出天价情况下,财报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君实生物营业总收入3.0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5414.86%,净利润-2.91亿元,比去年同期-2.78亿元下降4.83%。

  君实生物CEO李宁曾对媒体表示,“抗肿瘤药疗效为王,只要你的疗效好、安全性好,从市场开拓的角度来说,可以闯出一条路来。”

  就这样,君实生物股价还在不停走高。7月3日君实生物-B股价已达历史最高点,为61.7港元/股,股价5月翻了1.6倍,总市值高达454亿港元。而7月中旬登陆科创板,市值更是一度超过1500亿。

  不停地投资那些投入巨大,但产出还无法看清的高科技生物公司,是熊俊出道以来的投资风格。而这些公司都有一个好处,高估值可以在资本市场带来超高的价值回馈。

  也许,这就是熊俊们的生财之道。

  更有意思的是,兽爷的文章出来之后,有媒体表示饶毅教授曾在文末留言评论。该媒体记者从接近饶毅教授人士处获悉,饶毅教授的确评论了该公众号文章。

  据称,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评论”。

  但作为学术打假旗手的饶毅教授这样一个表态,放在当前的背景下,却显得异常不同。

  风波还未停定,事件仍在继续。

  参考资料:

  [1].《聚焦|起底争议旋涡中的君实生物 未来能走多远?》 科创板日报

  [2].《君实生物背后父子:无医药学历背景,身家93亿,父亲大专学历》市界

  [3].《君实生物8年75亿融资的“推手”,长袖善舞的熊氏父子》环球老虎财经

  [4].《剖析“标本”中经开:银广夏只不过是根导火绳》 21世纪经济报道

  [5].《东方电子成绝唱 中经开幕后融资伙伴全面调查东方电子成绝唱》 21世纪经济报道

  [6].《中经开之死》 财经

  [7].《外逃贪官自述:绝望!连上吊的树都选好了》 学习小组

  [8].《新三板最大忽悠要来科创板割韭菜啦!仁会生物,“一代股神”桑会庆的新故事 | 科创板风云》 市值风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未知职业)-本文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387 0 2020-11-18 16:07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号

一手信息资讯权掌握尽在期货频道

滚动新闻
期货频道是中国最大的期货专业网站,期货市场报道、国内外期货品种交易行情报道量第一,期货投资者必看,专家阵容最强。
15824134013
关注我们
  • 访问移动手机版
  • 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期频 X3.4© 2001-2013 期频财经 Inc. 期货频道 |网站地图